正文内容


京北方现金流升势突现深坑 外包服务遭多起员工诉讼

admin 于 2020-01-12 02:40 发布在 黄大仙精准欲钱料  |  点击数:

京北方表示,公司属于以信息技术为支撑的金融服务外包业,因此,利润水平受到信息技术、金融和服务行业利润水平的影响。

向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提供综合外包服务

数据可见,京北方2016年至2018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总体处于增长趋势,但2019年上半年却突然大幅减少。

2016年至2019年1-6月,京北方营业收入分别为8.52亿元、10.10亿元、12.26亿元、7.40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8.67亿元、10.19、12.18亿元、4.79亿元。

此外,据证监会反馈意见显示,京北方2016年原始报表与申报报表差异较多。证监会要求京北方详细说明原始报表与申报报表的差异情况、产生原因、差错更正时间,以及相关调整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规定。请保荐机构、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京北方人工成本占比90%。2016年至2018年,京北方营业成本分别为6.73亿元、8.09亿元、9.52亿元;其中,人工成本分别为6.06亿元、7.32亿元、8.56亿元,占比分别为90.02%、90.48%、89.87%。

2016年至2019年1-6月,京北方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627.11万元、4841.50万元、7802.92万元、5242.5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476.24万元、2635.09万元、5409.49万元、-2.09亿元。

京北方表示,公司主要依托大量专业人才为公司创造价值。人工成本是公司经营的主要成本,员工薪酬是营业成本以及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主要组成部分,公司人工成本占营业成本比例在90%左右。

报告期内,京北方营收分别为8.52亿元、10.10亿元、12.26亿元,员工人数由2016年底的12890人增加至2018年底的13549人,其中业务流程外包服务人员多达10442人,占公司员工总数的77.07%。

报道称,自称中国规模大、人数多、资质全、客户广泛的国内金融业务流程外包服务提供商之一的京北方在已提交招股书后,公司治理还能如此混乱,着实让市场惊讶。

2016年至2018年,京北方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0.96%、19.92%、22.31%,其中,信息技术服务毛利率分别为38.53%、30.67%、33.61%。

值得注意的是,能走到IPO阶段的公司多被市场认为是公司化治理已经很完善的公司,经营、用工、信批等都经过了系统的完善,这也是考核公司能否上市的标准要求。而《华夏时报》记者查阅发现,京北方的公司治理存在较大障碍,不仅限于上述事项。

京北方表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差异较大,主要原因是公司年中应收款回款少、货币资金少;年末应收款回款多,货币资金多。2019年上半年公司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共计5.81亿元,职工工资支出刚性且规模较大,但由于银行客户上半年回款少,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仅为4.79亿元,导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为负值且金额较大。

据华夏时报报道,京北方披露的投资者关系电话为公司前台电话,而前台工作人员告知记者,公司没有董事会办公室及证券部。

京北方信息技术服务收入比重逐年增长,但该业务的毛利率却呈下降趋势。2016年至2018年,京北方营业收入中来自信息技术服务收入分别为2.55亿元、3.26亿元、4.89亿元,占比分别为29.90%、32.30%、39.87%。

公司治理混乱 原始报表与申报报表差异较多

京北方控股股东为拉萨永道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有公司8268.2730万股,占公司本次发行前股本总额的68.62%。

京北方除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不佳及报表存差异外,其应收账款也于2019年上半年暴增3亿元。

IPO日报报道指出,京北方盈利能力差。2019年上半年京北方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与当期净利润比值为-3.99。一位注册会计师表示,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的比值大于1,证明企业能通过经营赚到现金。且上述比值越大,那么企业的盈利质量越好,反之越差。

《华夏时报》记者就市场关心的公司经营性问题先后多次致电、致函公司,奇葩的是公司的公开邮箱(mail@northking.net)功能始终处于瘫痪状态,服务器无法正常接受,而投资者关系电话(010-8265 2688)仅是前台,并不能直接联系到公司的董秘和证代,请多次核实,京北方前台工作人员称公司没有上述两个部门。

2016年至2018年,京北方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2.16亿元、2.58亿元、3.36亿元;占总资产比例分别为41.58%、48.32%、50.61%。

京北方表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与营业收入之比大幅增长,主要是因为下游银行客户由于自身审批流程及付款延后等原因,款项结算多集中在每年年末,年中结算相对少所致。

招股书显示,京北方2014年8月完成股份制改制,2016年启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工作,之前公司的业务流程外包人员薪酬统计滞后,公司及中介机构一致认为,此项会计处理需追溯调整。

2019年上半年经营现金流净额-2.09亿元

而结合京北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以及当期净利润,IPO日报计算出两者的比值分别为0.75、0.54、0.69、-3.99。

也就说京北方的主要赢利点是赚取员工的薪酬差价,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好员工薪酬福利的关系,公司可能将面临更多的诉讼纠纷。而目前的公司面临的十几项纠纷,在招股书中公司并没有进行披露。

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与二原告的女儿签订劳动合同的是深圳京北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而非被告京北方郑州分公司,深圳京北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住所地位于深圳。原告女儿实际工作的地点中行郸城支行和其跳楼自杀的地点均位于河南省周口市。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原告的起诉依法应予驳回,原告应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

2016年至2018年,京北方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4.14次、4.26次、4.13次。

此外,据证监会反馈意见显示,京北方2016年原始报表与申报报表差异较多。证监会要求京北方详细说明原始报表与申报报表的差异情况、产生原因、差错更正时间,以及相关调整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规定。请保荐机构、会计师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责任编辑:解絢)

2019年上半年应收账款暴增逾3亿元 占营收90.50%

京北方主营业务以信息技术为核心,主要向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提供信息技术服务和业务流程外包服务。公司前述两大业务板块协同发展、深度融合,形成相对完整的金融外包服务供应链。

据裁判文书网显示,京北方被公司一名员工的父母起诉,称其女儿在被京北方郑州分公司派遣到中行郸城支行从事大堂引导员工作后受到不公平对待,于2016年12月29日跳楼身亡。

因此,追溯调整员工薪酬,公司的净资产不得不减少2788.61万元,占公司股改时经审计净资产1.11亿元的25.10%,追溯调整导致整体变更时净资产低于注册资本,存在出资瑕疵。直到2016年12月,公司才收到全体发起人股东的净资产补足款,而前述会计处理,曾导致公司存在未分配利润为负值的情形。

2017年4月,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审议 2016 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以2016年12月31日总股本1.20亿股为基准,向全体股东以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664元(含税),分红总金额为800.07万元。

涉及命案的包括王玉坤、张翠平诉被告京北方郑州分公司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其中是否涉及克扣员工的薪酬的隐情发生,京北方并没有做出特别说明,仅以公司业务流程外包人员薪酬次月计提次月发放方式应变更为当月计提次月发放,需追溯调整解释。

报告期内,市场工资水平不断上涨,公司人工成本逐年上升。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张,公司员工工资及福利费逐年上涨。如果公司未来不能有效控制人力成本、提高业务收入水平,将影响公司整体盈利水平。

2016年至2018年,京北方营业成本分别为6.73亿元、8.09亿元、9.52亿元;其中,人工成本分别为6.06亿元、7.32亿元、8.56亿元,占比分别为90.02%、90.48%、89.87%。

1.金融IT技术组件及解决方案的开发与升级建设项目,项目总投资3.44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3.44亿元;2.基于大数据、云计算和机器学习的创新技术中心项目,项目总投资1.79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1.79亿元;3.金融后台服务基地建设项目,项目总投资1.51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1.51亿元;4.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总投资1.92亿元,拟使用募集资金1.92亿元。

2016年至2019年1-6月,京北方信用期外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6853.34万元、8417.61万元、1.23亿元、1.63亿元;超期比例分别为30.31%、31.15%、35.19%、24.38%。

2016年至2019年1-6月,京北方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26亿元、2.70亿元、3.50亿元、6.7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6.55%、26.76%、28.54%、90.50%。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在上述报道中提及的多项员工诉讼中,有一项诉讼为员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诉讼文书显示,京北方遭到公司一员工父母起诉,称其女儿在被京北方郑州分公司派遣到中行郸城支行从事大堂引导员工作后受到不公平对待,于2016年12月29日跳楼身亡。

2016年至2018年,京北方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2.16亿元、2.58亿元、3.36亿元;占总资产比例分别为41.58%、48.32%、50.61%。

一审诉讼文书显示,原告的女儿2015年12月与被告京北方郑州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2015年12月29日被介绍到被告中行郸城支行从事大堂引导员的工作。2016年12月中旬,被告中行郸城支行不知何故不让原告的女儿去上班,也不办理相关辞退手续及发放所欠工资,只是让在家里等通知。原告女儿入职后工作认真负责,没有任何差错,突然受到这种不公平对待,难以承受于同月29日跳楼身亡。

2018年6月,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审议2017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以2017年12月31日总股本1.20亿股为基准,向全体股东以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364元(含税),分红总金额为438.59万元。

上述数据可见,京北方2016年至2018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总体处于增长趋势,但2019年上半年却突现深坑。

此外,京北方原大客户部门高级客户经理李建兵因工伤赔偿起诉京北方,原职工蔡燕青诉京北方杭州分公司社保纠纷,原职工杜璇因怀孕请休产假被解雇引发与工行三门峡分行、京北方武汉分公司劳动争议纠纷等也是凸显了京北方处理职员关系的不足。

对此,上述注册会计师向IPO日报表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净利润的比值大于1,证明企业能通过经营赚到现金。且上述比值越大,那么企业的盈利质量越好,反之越差。

这意味着,2019年上半年,京北方就已经“亏”完了前三年在经营活动上赚到的现金,并还多亏了近1亿元的现金。

多起员工诉讼

人工成本上涨 占营业成本比重90%

2016年至2018年,京北方营业收入中来自信息技术服务收入分别为2.55亿元、3.26亿元、4.89亿元,占比分别为29.90%、32.30%、39.87%。

三年分红5000万元

2016年至2018年,京北方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0.96%、19.92%、22.31%,其中,信息技术服务毛利率分别为38.53%、30.67%、33.61%。

2019年2月,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审议2018年度利润分配方案的议案》,以2018年12月31日总股本1.20亿股为基准,向全体股东以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614元(含税),分红总金额为739.82万元。

2016年至2018年,京北方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4.14次、4.26次、4.13次。

盈利质量不高

二审诉讼文书显示,原告因与被上诉人京北方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郸城支行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2018)豫0104民初115号民事裁定,向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指令原审人民法院进行审理。

京北方此次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4017万股,发行完成后公开发行股数占发行后总股数的比例不低于25.00%,保荐机构为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京北方此次拟募集资金8.66亿元,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将投资于以下项目:

报告期内,公司信息技术服务领域各年毛利率依次为38.53%、30.67%、33.61%,毛利率总体有所波动。影响毛利率波动的主要因素包括客户定价策略或竞争情况、人工成本实时上涨而服务单价上调具有滞后性和个别客户 IT 投资年度调整等。

京北方表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与营业收入之比大幅增长,主要是因为下游银行客户由于自身审批流程及付款延后等原因,款项结算多集中在每年年末,年中结算相对少所致。

原告向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544658.4元、丧葬费22960.02元,精神抚慰金20万元,共计767618.42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表示,女儿自幼乖巧懂事,品学兼优,在大学期间获得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优秀团员,中共党员,并多次拿的院级、校级奖学金。在入职被告单位工作前也从事过文案,教学工作,深得同事及单位领导的好评。不幸发生后使原告及家人痛心疾首,难以平定。多次找被告协商赔偿事宜,因差距较大且被告以各种理由予以推脱,时至今日也未能解决。

据IPO日报,京北方存在应收账款猛增的情况。一般情况下,应收账款余额猛增很可能导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出现波动。

据华夏时报,所谓的业务流程外包多是从事银行的大堂经理、引导员、现金管理、客服呼叫等工作,是典型的劳务派遣性工作。仅在2015年至2018年报告期内,京北方面临的司法风险就多达16项,其中多数是与员工的劳动争议、工伤补偿、社保缴纳等纠纷。

招股书显示,京北方主营业务以信息技术为核心,主要向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提供信息技术服务和业务流程外包服务。但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却存在多起员工诉讼,其中一起诉讼更是涉及员工生命权。

值得注意的是,京北方的营收主要依赖信息技术服务和业务流程外包,2018年分别贡献4.89亿元和7.37亿元营收,业务流程外包营收占比高达60%,报告期分别为70.10%、67.70%、60.13%。

信息技术服务占收入比重增长 毛利率降

招股书显示,京北方2016年12月至2019年2月,共进行四次股利分配,合计分红总金额为4958.50万元。

王玉坤、张翠平的女儿2015年12月与京北方郑州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同月29日被介绍到被告中行郸城支行从事大堂引导员。2016年12月,不知何故不让原告女儿去上班,也不办理相关辞退手续及发放所欠工资,只是让在家里等通知,原告称因受到不公平对待,其女儿同月29日跳楼身亡。因此王玉坤、张翠平向法院诉求包括京北方郑州分公司在内的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共计76.76万元。

招股书显示,京北方2016年12月至2019年2月,共进行四次股利分配,合计分红总金额为4958.50万元。

而《华夏时报》记者根据天眼查查询发现,仅在2015年至2018年报告期内,京北方面临的司法风险就多达16项,其中多数是与员工的劳动争议、工伤补偿、社保缴纳等纠纷。

所谓的业务流程外包多是从事银行的大堂经理、引导员、现金管理、客服呼叫等工作,是典型的劳务派遣性工作。

2016年至2019年1-6月,京北方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26亿元、2.70亿元、3.50亿元、6.70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6.55%、26.76%、28.54%、90.50%。

公司坦诚,主要依托大量专业人才为公司创造价值,人工成本是公司经营的主要成本,员工薪酬是营业成本以及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主要组成部分,人工成本占营业成本比例在 90%左右。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张,公司员工工资及福利费逐年上涨。如果公司未来不能有效控制人力成本、提高业务收入水平,将影响公司整体盈利水平。

IPO日报查询发现,京北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确实存在波动的情况。

京北方实际控制人为费振勇、刘海凝夫妇。费振勇直接持有公司0.26%的股份,费振勇、刘海凝夫妇通过公司股东永道投资与天津和道合计间接持有公司74.61%的股份;二人实际控制公司77.96%的股份。费振勇、刘海凝均为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

数据可见,京北方信息技术服务收入比重逐年增长,但该业务的毛利率却呈下降趋势。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京北方,截至发稿,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2016年12月,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对截止2016年6月30日累计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的议案》,以截至2016年6月30日总股本1.20亿股为基准,向全体股东以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4732元(含税),分红总金额为2980.02万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在上述时间段内,京北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476.24万元、2635.09万元、5409.49万元、-20929.26万元。

京北方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北方”)于1月10日首发申请上会,公司此次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4017万股,发行完成后公开发行股数占发行后总股数的比例不低于25.00%,保荐机构为华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京北方此次拟募集资金8.66亿元,其中,3.44亿元用于金融IT技术组件及解决方案的开发与升级建设项目,1.79亿元用于基于大数据、云计算和机器学习的创新技术中心项目,1.51亿元用于金融后台服务基地建设项目,1.9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2016年至2019年1-6月,京北方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627.11万元、4841.50万元、7802.92万元、5242.57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476.24万元、2635.09万元、5409.49万元、-2.09亿元。

一员工跳楼身亡 家长起诉称其受京北方“不公平对待”

2016年至2019年1-6月,京北方营业收入分别为8.52亿元、10.10亿元、12.26亿元、7.40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8.67亿元、10.19、12.18亿元、4.79亿元。

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人民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上诉人应依法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故原审裁定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上诉人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2016年至2019年1-6月,京北方信用期外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6853.34万元、8417.61万元、1.23亿元、1.63亿元;超期比例分别为30.31%、31.15%、35.19%、24.38%。

据华夏时报,公开资料显示,京北方主营业务是向以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提供信息技术服务和业务流程外包服务。